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逆穿越二十八作者柏西达
金庸逆穿越二十八作者柏西达
字数:6168

           (二十八)祝捷之夜(上)

  角色扮演游戏,打怪、捡宝!我调查阿二的屍体,发现他怀中藏着一本秘
                笈——

  『玩家得到』神照经『了!』

  《连城诀》的丁典,练成『神照经』,能把上吊后气绝的狄云救活过来;更可用汹涌内力令敌人全身骨骼寸碎,死成肉团,被喻为『练成神照经,天下无敌手』!

  巧获秘笈,练成神功,一跃为顶级高手,是典型的金庸男主角待遇啊!但我练得成吗?多数练不成吧!我连练『全真剑法』,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更别说这游戏系统,对我怀有无穷恶意,居然设定我要挣够100亿点经验值,才能从等级1升上等级2……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

  姑且瞧瞧修练这『神照经』有何条件好了——

  『《连城诀》一书的人物,才能修练』神照经『。』

  唉,死电脑果然又刁难我,得物无所用呀。

  我在天井的墙边站起来,只见一个黄衣青年,从大排筵席的正厅门口,愠怒步出:「表妹!你不跟我走?好,我自己回客栈!」

  二十五、六岁,身形高瘦,是《连城诀》『铃剑双侠』中的汪啸风;他的女友表妹水笙,随后追出:「表哥,天下英雄俱在,场面难逢,何不多待片刻?」
  汪啸风一望包紮着的右手虎口:「我败在那霍都手下,输得这般难看,徒惹旁人耻笑,那有面目跟人寒暄?」

  白天时,这姓汪的不知天高地厚,抢着单挑霍都,结果被一招震得虎口迸裂,摔了一个屁股着地,的确相当丢人。

  「唔?」汪啸风发现我站在旁边,面皮更挂不住,转身就跑出郭府大门:「哼!」

  「表哥……」水笙神情委屈,像想去追,终究没迈开脚步。

  这是我第三次遇到水笙了。她二十岁上下年纪,白衫飘飘,左肩上悬着一朵红绸制的大花,相貌极为俏丽。好,闲着无事,就来累积一点好感度——

  先踩汪啸风一脚,同时讨好一下水笙:「真看不出来,汪兄是这么经不起挫折的人啊!但就算再怎么生气,他都不该拿无辜的水姑娘你来出气呀。」

  水笙目送情郎逐渐渺小的背影:「表哥从小对我一直很客气,从没试过这样子。也许是我俩过不知天高地厚吧?行走江湖没碰上真正高手,便自视过高……」
  对男友的崇拜毁於一旦,水笙难掩失望:「可我从前当真以为表哥他,武功位居江湖前列呢,没想到……」

  我摆出见多识广的姿态:「老实说,我有幸识得武当派张真人、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以汪兄的本领,确是不足为傲。」

  听见两大武林名牌,水笙眼睛一亮:「都兄你真是交游广阔,性格又能屈能伸……」

  正待细听讚美,岂知她话锋一转:「你今天三次差点被鞑子杀掉,事后都没像我表哥般觉得没面子……」

  「喔……我失言啦。」水笙素手一掩小嘴:「连同在大街上我误会你是血刀门的人,抽了你一鞭,这是第二次得罪了……抱歉。」

  真有心道歉的话,就让我用双腿间的肉鞭抽回你啊……

  可惜下流的心声不能说出来,我搔着头发,以笑遮丑:「哎……哈哈,没关系,我这人向来都斗智不斗力的。」

  水笙忽然面泛阴霾,就欲离开郭府:「就此告辞. 我要回客栈会合师兄,乘夜上路。希望赶得及找上我爹和三位伯伯,跟他们共抗那『血刀老祖』……」
  对,霍都说过,请动了血刀门门主血刀老祖,出手对付包括水笙父亲的『落花流水』四人。根据《连城诀》原着,水笙之父水岱及『落、流』两人都惨烈战死;剩下来『花』的花铁干,则被血刀老祖的压倒性实力,逼得性情大变,尽露阴暗面,甚至想染指水笙这世姪女……

  《笑傲》没令狐沖、《神鵰》没杨过;从我跟水笙的邂逅判断,《连城诀》的男主角狄云应该亦不存在。原作水笙跟血刀老祖、花铁干共困藏边雪谷,接近一年,没有懂『神照经』的狄云保护,谁来捍卫她的贞洁?

  咦?刚才得到的『神照经』,说只限《连城诀》的人物修练——

  我把秘笈递给水笙:「水姑娘,我这里有本秘笈。你此去尽量多抽点光阴修习,危急关头,大有用处。」

  水笙一看封皮上『神照经』三字,大吃一惊:「这、这当真是『神照经』?
  据说是极高深的内功!都兄你怎么……随便送我?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反正我又练不了;而且剧情明显是要由我来交给你:「你此行万分凶险,这『神照经』可以救你性命。你记着:勤练内功、提防花铁干。」

  「为甚么要提防……花伯伯?」见我说得凝重,水笙终於接过秘笈,临走时显见感动:「无论如何,感激都兄你的厚意。希望……有缘再会。」

  若非我要进行《倚天》主线,到大都万安寺救出被赵敏囚禁的六大派人马,我或可抽身帮忙水笙。唯有寄望她多少能练成一点『神照经』,得以撑过在雪谷中,与虎狼共处的三百多个日子……

  水笙刚走,我背后响起另一位女子的温柔嗓音:「都少侠. 」

  转过身去,眼前是一身白衣,鬓插红花,腰系红带,肩揹包袱的『冰雪神剑』闵柔:「石夫人,你要走了?」

  闵柔强颜一笑:「英雄大会既度过难关,我想尽快寻回玉儿,免得他在江湖流浪,又会多惹事端。」

  若一切按照《侠客行》发展,你的不肖子石中出,会先捞了『长乐帮』的帮主来做;然后又为逃避『赏善罚恶令』,长期躲在妓院花天酒地……

  斯文有礼的『玄素庄』女主人,向我作揖致谢:「下午少侠挺身为我抵挡霍都那凌厉一击,尚未言谢. 」

  「最终全靠黄帮主解围,在下毫无功劳。」我轻推闵柔抱拳的双手,阻她施礼. 又一次碰到她手背,好幼滑啊……

  四手相触,闵柔脸颊微泛红霞,垂下耦臂:「少侠虽然武功……平平,但难得一片侠义心肠. 唉,我那孩儿若能似你这般,就不会在凌霄城冒犯白姑娘。」
  大会开始前,我撮合她跟白阿绣交谈,还未知道结果如何:「你跟阿绣聊得怎样了?」

  闵柔眉心一舒,怡然欣慰:「白姑娘年纪虽小,对我倒是颇为谅解,十分客气。说起来,我又欠了少侠你一份恩情。」

  很好,你们这一对,原着中本是婆媳,现有没有心结,以后若加入我后宫成为姐妹,便不怕气氛尴尬啦。

  细看这一位以美貌驰名武林的人妻,我想起日间的承诺:「石夫人,我答应过帮你找出失踪的石庄主及梅芳姑之下落,但稍后我要先去救援六大派的朋友,一时分身不暇……」

  闵柔非常体谅我:「我只管寻找犬子,不为武林出力,已是天大的不该。少侠当以大局为重,别为我妇道人家操心。」

  她喜爱打扮,注重容止修饰,纵已三十出头,又为人母,依然丽色不减,教我倍想讨好:「不,我既答应帮忙,一定会守信。等我解决了六大派的事情,马上联络你!」

  闵柔再一次受宠若惊:「我的事情……少侠为何一直如斯上心?」

  因为我总幻想着你绷紧的白衫下,胸前伟大的上围……不,除了欲念,其实尚有原因:「我最敬重你这样的慈母,我是……孤儿。」

  「喔……」闵柔闻言,本就柔和的目光,更添一份怜惜母性,教我心头一暖:「以后我该到何处找你?去玄素庄吗?」

  「未找到玉儿,我不会回家,行踪难定。」闵柔探手入怀:「互通消息,就飞鸽传书——」

  她双手拿出两只……不,是两部……手机形状的信鸽?还是该说成是信鸽形状的手机?好像怎么形容都不对劲……

  闵柔从信鸽上拉出一支羽毛笔,一本正经:「这是产自高丽的三星信鸽。你用这支笔在翅膀上写信给我,不管相隔多远,我们都能联系上。」

  高丽三星手写信鸽……这电脑被雷劈过后,混进来这武侠世界的怪东西还真不少……

  「呃……这个三星信鸽,江湖中都人手一只吗?」

  闵柔摇头:「极罕有的,全中原仅此两只. 」

  看来是专属於闵柔跟我的联络方式。应该是游戏系统,弥补我手上没有瞬移卷轴的替代方案。

  我收下一只刻有『银河六』字样的信鸽:「石夫人,你等我的信。」

  文秀清雅的美少妇,临别祝福:「唯愿少侠此去成功救人,平安顺遂。我会日夕为你祈福的。」

  真想从小就是他的孩子,每天喝她丰乳的奶水长大哦……之前都没发觉,我自遇上闵柔后,好像觉醒了一点……恋母情结?

  继水笙后,闵柔亦乘夜离开郭府。水笙有表哥、闵柔有丈夫,我今晚种下的好感度,以后能否开花结果呢?话说回头,这电脑真不够意思!初期遇到的女角,多少会和我有些肌肤之亲;但现在我跟水笙、闵柔,甚么都没有。

  前天襄阳大街上那个算命的,不是预言我破处在望吗?可目前没有半点瞄头. 水笙、闵柔走了,仍在这郭府的,尚有七位美女——仪琳、任盈盈、小龙女、白阿绣、郭襄、程英、黄蓉……将令我失去二十多年处男之身的,究竟是谁呀?
  视线瞥过,方发现白阿绣站在天井一角,静静地遥望着我:「大哥。」
  「绣妹?」我忙走向这十三岁的小姑娘。白阿绣穿着我送她的雪色襦裙,长发披肩,小脸儿白玉一般,大眼睛明亮清澈,气韵清丽文雅,端的是美人胚子。
  白阿绣的神情小心翼翼:「我刚才无意中听见,原来大哥你是孤儿?」
  「你不用这么诚惶诚恐,我早习惯了。」在孤儿院长大,无父无母、又辞掉工作,我才会沉迷於穿越进这游戏来。反正宅在蜗居,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
  「我看见你送别水姐姐和石夫人,你对她们很关心哦。」白阿绣语气没带醋意,反像欣赏我的为人:「大哥你真的很善良。」

  「没有你说得这么伟大啦,我只是想认识的女子,都能过得好好的。」是因为害了小龙女的缘故?即使我跟水笙、闵柔甚么都没发生,我亦希望她俩能平平安安。我这淫贼真是好人得毫不称职啊……

  「大哥,我明早便起程回家。」白阿绣忧心忡忡:「我爹没前来与会,我好担心。」

  白阿绣的爹爹白万剑,本该率领雪山派门人出席这英雄大会,结果却没有露面。也许像水笙父亲一样,亦被赵敏、霍都的手下阻挠?难怪她愁容满面。
  「你孤身上路,万一又撞上石中玉怎么办?」我握住阿绣小手:「你和我待在一起吧。我请日月神教、丐帮协助,发散人马寻找你爹,更有效率。」

  白阿绣既喜且羞,更觉感动:「我本想拜託大哥你的,但又知道你要去救六大派……」

  「傻丫头,你又不是外人。」我轻抚少女柔滑的脸蛋:「我在雪山上不是说过,我想天天这样瞧着你吗?」

  白阿绣玛瑙般的脸庞,微现红晕:「我也不想跟大哥你分开……那我留在襄阳。我先回客栈休息,明天再来找你。」

  「天都黑了,何必跑来跑去?你就在我房间住下来……」我一语未毕,白阿绣会错意了,满面绯红:「这、这怎可以……」

  「不、不是……我是说,你若睏了,可先去我房间小睡……我一会再找程英姑娘,为你安排客房。」

  未成年的稚女,一大清早起来至今,午间又目击惊心动魄的战斗,当下早累得眼圈浮现:「嗯,大哥,那我先去休息。」

  「我的房间在西厢,你去问家丁哦。」目送白阿绣走远,明明刚才叫她留下来时,我别无他念的,可现在却满脑遐想!她对我的好感度至少在50以上吧?
  既然无意间叫她留宿过夜,是不是可以趁机推倒……

  不行,这样太禽兽了!她还未从石中玉意图强暴的阴影中恢复过来的……我要忍耐!不然,就会应验了林朝英的预言……

  胡思乱想,不觉间走到郭府东翼,却见月下庭园,站着一个仙女似的玉人——

  轻纱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一头黑发以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惟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是小龙女。

  她跟郭襄说完话了?还留在府里干吗?难道是……想见我一面?

  小龙女螓首微仰,抬望明月,若有所思,侧面轮廓,完美无瑕。她在想甚么呢?想我吗?不会吧。

  她回过神来,瞧见了我,眉目自是一贯的水波不兴,平静如恆. 我该跟她说甚么话才好?问她伤势好了没?废话,伤没好就不会离开古墓,还一招间制得住霍都……

  我最想问她的事情,冲口而出:「龙姑娘,你白天时……为何要救我?」
  她少有地,彷彿有点困惑:「我不晓得。」

  她摊开柔荑,俯望掌心:「有那两位姑娘在,我杀不了你。」

  呜,原来她真的没放弃杀我……还好,她内功拳脚,应已敌不过任盈盈;玉女剑法,大抵也胜不了仪琳的太极剑。这世界没有『九阴真经』,王重阳没进古墓留下『重阳遗刻』,小龙女的武功,因此大打折扣。

  但小龙女杀不了我,岂不又没了生存目标,会想自尽?惨遭尹志平污辱;又没有杨过跟她相爱,孤零零独活,着实生无可恋……

  我竭力安慰,不知所云:「龙姑娘,你今天杀不了我,就……慢慢杀嘛!耐心练好武功,再试着来杀我好了!自古成功在尝试,你天天杀、月月杀,总有一次杀得到的!说不定某天那两位姑娘都不在我身边,你就会得手……」

  小龙女淡淡说道:「此刻她们就不在你身边。」

  呃……

  但小龙女似没杀我的意思,转过头去,似欲动身……她要到哪里去?既没有杨过,『绝情谷』那一大段围绕『绝情丹』衍生的剧情,已没必要发生。若跳过绝情谷相关事件,按《神鵰》发展,小龙女之后的去向是——

  一直跟踪奸污了自己的尹志平,尾随不舍;途中偶遇周伯通,学到『左右互搏』;再在重阳宫上,遭受金轮法王等人、全真诸子两面围攻,最终身受重伤,才被迟来一步的杨过所救……

  这游戏版的小龙女,大抵亦会沿此轨迹行动。但到时可没有练成了重剑剑术的杨过,现身救她……

  且慢!就连令小龙女可以一个人使出『双剑合璧』的『左右互搏』,她应该也无缘学会——既没有『九阴真经』,那周伯通就不会被黄药师困在桃花岛十多年;连锁效应下,『老顽童』就没有构思出『空明拳』及『左右互搏』,即使遇上小龙女,亦教不了她……

  那小龙女继『九阴真经』后,又少学了一门神功。不懂『左右互搏』,自然不能独使『玉女素心剑』!这样她那能捱过重阳宫上,汉、元两方高手的夹攻?
  周伯通教不了?就由我来教好了——

  「龙姑娘,留步!」我伸手叫住小龙女:「你能左手画方,右手画圆吗?」
  小龙女默然回头,我忙跪下来,双手在树下的泥土上画图:「你办得到,以后就杀得了我。」

  她一瞥我画出来的两个四不象:「你自己都画不好。」

  「我画不好,但你能画得好。」

  小龙女好奇蹲身,伸出两根食指,但画出来的方块有点像圆圈,圆圈却又有点像方块.

  我鼓励她:「再来一次,心里甚么事情也别想。」

  她凝神守一,再动双手手指,左手画了一个方块,右手画了一个圆圈,这一次方者正方,圆者浑圆.

  「就是这样,『一心二用,左右互搏』,两手各使不同的武功。配合『玉女心经』的最后一章,参透掌握后,天下间没几个人是你的对手。」

  『玉女心经』最后一章,就是玉女、全真剑法联手抗敌,『双剑合璧』使出『玉女素心剑』。但我不敢一语道破,不然她马上就能藉此杀我……

  小龙女静静揣摩,右手写了『小龙女』三字,左手写了『都敏俊』三字,字迹整整齐齐,便如一手所写一般。哗,如果在我俩的名字外画个心形,就好比雕在树干上的情侣印记了……

  可她两手继续写字,各补成了两行『小龙女杀都敏俊』……

  我冒汗问她:「你真的相信,你祖师婆婆遗刻所说,我日后会……成魔?」
  她没作回应,站起身来,白鞋鞋尖点地,便飘飞到大宅的围墙上去。

  「龙姑娘,你……保重!」我仰望伫立墙头上的小龙女,夜空一轮明月,彷彿与她娇躯齐高,在背后映衬得一身白衣,如同散发淡淡光晕。

  小龙女俯看着我,但没有我期待的微笑,或是一声『再见』。她只无声地别过身去,掠出墙外。

  说不定,她就像某些恋爱游戏的特殊角色一样……我永远……无法触及——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