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都市玄幻欲之沉沦40作者p474400487
都市玄幻欲之沉沦40作者p474400487
字数:6539


              40暂时离别

  第二天,傍晚时分,凌战睁开了眼睛,脑海立刻浮现昨晚的疯狂,昨晚他不知道做了多久,当他清醒时,只感觉阳具因为做的太多发痛,而魅姬更加不堪,不知何时已经晕了过去,那时他也疲倦不堪,抱着她就闭上眼睛入睡了,直到现在他才醒来。

  凌战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下午六点多了,肚子一阵饥饿,低头一看,发现魅姬枕在他的胸膛上,抱着他熟睡了,只是仅仅看了几眼,他就被魅姬九天谪仙才拥有的容颜,以及赤裸,丰满的圣峰,粉嫩的软绵绵樱桃,完全引起了性欲,不过当阳具坚硬时,又是一阵疼痛,才勉强唤醒他的理智……

  而这时魅姬也睁开,明亮灵动的媚眼,顿时看见坚硬坚挺的狰狞粗长阳具,「啊」的惊呼一声,满脸羞涩,眼神异样连连,还有些害怕的抬起头,看见凌战脸色有些痛苦,发白,无奈的对着她一笑。

  魅姬不是完全被封印所有没有修为,她略微感知一下后,就发现凌战身体的问题,顿时脸色更加红润,羞涩,晶莹的娇手按在他的胸膛,运用灵力输送给他。
  下一秒,凌战感觉阳具不痛了,也不饥饿了,全身精力充沛……顿时眼睛一亮,看着满脸羞涩红润,美得勾魂摄魄的魅姬,嘿嘿一笑后,翻身就是一压。
  魅姬「啊,主人……」嘤咛一声,接着就感觉嘴唇被吻,当即看见近在眼前炽热倾慕的眼睛,接着娇手环抱凌战的后颈,张开嘴唇,主动热情,还很是生涩的回应他的热吻……

  「唔唔……」嘴唇与樱唇在疯狂摩擦,舌头与娇舌在不停交缠,唾液在混合后争夺,魅姬满脸红润,媚眼羞涩,感受乳房被大手揉搓,秘处被大手抚摸,以及热吻带来的种种舒服,酥痒的美妙快感……

  不知过了多了,魅姬竖立起修长的性感玉腿大大张开,下一秒,两人呼吸有些困难的默契离开对方的嘴唇,两人呼吸急促,眼神都是倾慕的对视一眼,紧接着,魅姬用力忽然一仰头,眉头微皱,表情愉悦欢喜,半张开微微红肿的樱唇,吐气如兰的发出「哦」的舒服呻吟,同一时间,凌战也满脸陶醉的发出「哦」的一声呻吟……

  下一秒,两人更加疯狂的热吻起来,然后房间就响起「啪啪啪啪」,「啪啪啪」的猛烈撞击声……

  一个小时后……魅姬修长的性感玉腿大张,站在地上,晶莹的娇手按在墙上,低着头,秀发凌乱,脸色艳红,媚眼水汪汪,眼神迷离愉悦,半张红肿的嘴唇,发出「哦哦……哦哦,哦,」的诱人至极的娇吟……

  而凌战则站在魅姬的翘臀后面,双手捉住她的柳腰,正不停的用力猛烈抽插着……

  ……

  十分钟后,秀丽妩媚的施洁儿,身穿一身的教师职业装,来到一间放杂物的房间前,前后左右的观看确认一番没人后,打开房门快速的进去里面,反锁了房间的门……

  五分钟后,读夜校的学生,陆陆续续第一堂课上完了,校园虽然人不多,但是到处都有人,这时,一个女生经过杂物房,听见一些拍打似得怪异的声音,看了一眼周围都没有人,顿时内心惊恐不已,急急忙忙就离开了这里。

  杂物房内,外面的路灯灯光透过大大的玻璃门窗照亮里面的情况,只见堆放残旧椅子桌子的杂物,靠近窗门的一大堆杂物有个长有两米,宽一米的四周被凳子椅子围着铺有一张竹席的空间,这时,一件件黑色的职业装外套,裤子,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胸罩,牛仔裤,蓝色内裤,白色衣服,还有的一双板鞋,一双高跟鞋随意的堆放在竹席的边缘。

  施洁儿全身赤裸,躺在竹席上,娇手捂住嘴巴,脸色艳红,侧着头看着旁边的那堆衣服,秀发凌乱,眼睛泪水汪汪,眼神迷蒙却带着悲痛之色,饱满的柔软圣峰被大手覆盖揉搓,修长的美腿架在挺直身体的凌峰肩旁上,晶莹的右脚上挂在她淡粉色的内裤,随着凌战每一下的猛烈抽插,娇体在前后挪动,挂在右脚上的内裤在剧烈的上下摇摆着。

  「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不停响起,「唔唔……」施洁儿感受秘处的阳具在猛烈抽插时传来阵阵的酥麻,酥痒快感,但她内心却无奈又痛苦……想到昨晚被凌战骗她来这里说还给她剩下的艳照,没想到却被他强奸了,而且之后更是在这里威胁她,那时被强奸的她,觉得事情也发生了,而且又不是第一次跟他做爱,最后无奈同意之前的承诺做他一个星期的女朋友,那时她的性欲也起来了,既然也答应,所以她后来也主动的回应起来。

  但是,之后打电话给凌战想向他解释完善一下那时的谎言,可是凌战关机了,她当时就慌了,打电话给赵雪,问她有没有跟凌战在一起,可是她说已经走了,而且也打不通他电话,那时她才安心下来,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她就发一次,又发信息,不过都没有回复,晚上回到宿舍时,她一边想被凌战强奸的事,又想到被凌战知道后可能他们真的要分手了,想着想着就痛哭起来……就在她越哭越不安,心慌时,凌战回复电话给她,告诉她这几天没空,到时会去找她时,她才稍微安心一些。

  今天中午时分,凌峰打电话给她要她来这里,不用说她也知道凌峰想做什么,她昨晚想了很久,她觉得这样下去迟早被凌战知道,她已经不能没有凌战了,所以她当时就拒绝,不过接着凌峰发来她的裸照,还写道只要她守承诺,这个星期每天跟他做一次爱,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找她,而且还保证删除所有照片视频,不然全家死光。

  之后她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无奈的答应了,然后发短信给他,要他晚上七点多,刚好她下班时来这里。

  就在刚才她刚进来,凌峰急不及待的紧抱她,狂吻她的嘴唇,她没有回应也没用挣扎任由他索取,吻了一下,凌峰拉着她来这里就急急忙忙的脱她衣服,她想挣扎,但是想到最后还是要做,最后就任由他脱光衣服,紧接着凌峰脱光衣服后,要她躺在竹席上,他趴在她身上乱摸,乱亲几分钟,然后就忍不住,那时她还没有感觉,秘处一点也没用湿润,他就提着坚硬的阳具硬来的插进去,那一刻痛得她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之后就是被他猛烈抽插直到现在……

  「唔唔……不要……拔出去,不要射在里面……唔……不……呜……叫你不要射在里面,你为什么不听,呜呜,我都已经答应你了,你还这样欺负我,呜呜……唔唔……唔……」施洁儿感觉秘处的阳具用力一顶时,就知道凌峰要高潮了,当即立刻焦急道,可是凌峰不听,当感觉阳具喷射温暖的在秘处内时,她看着满脸陶醉的凌峰,脑海想起深爱的凌战,顿时一阵无比强烈的愧疚,又感觉秘处内凌峰的精液,终于忍不住痛哭起来……可是,凌峰见她痛哭,就嘴唇封住她的红唇,并且疯狂热吻索取……

  「唔唔……呜呜……唔唔……」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唔唔……呜……不要……啊哈,啊啊,啊哈……啊……」施洁儿脸色潮红,嘴唇红肿,眼睛红肿,流着泪,眼神悲痛失神,仰着头,秀发凌乱,脸色撕划凌峰后背,架在肩旁的双腿,伸直,娇体一阵痉挛,挺胸,哽咽娇吟道……

  「啊啊啊,不要,啊啊啊……求你不要再,射在里面,会怀孕的,啊……不……呜呜……」凌峰感觉施洁儿高潮,猛烈抽插几下后,用力一顶,也不管施洁儿的求饶,再次内射……

  半个小时后,教师宿舍其中一间房间内,施洁儿全身赤裸,坐在地上,低着头,淋着温水,眼睛红肿,流着泪,饱满的圣峰,布满粉色的指痕,全身上下都有粉色的吻痕,软绵绵的樱桃通红,娇手不停擦拭沾满沐浴露的秘处,还不停的插入秘处内,企图挖出凌峰内射的所有精液……

  良久,施洁儿围着浴巾,秀发吹干,随意披在背后,眼睛红肿,嘴唇还有些红肿的走了出来,趴在床上,拿着电话,看着与凌战的合照,忍不住又哭了出来喃喃道:「呜呜……老公,呜呜,对不起,我不想的,呜呜……你在干什么,我好想你啊,呜呜……」

  紧锁却没有反锁的宿舍门,忽然被打开,凌峰满脸淫笑的进来将门反锁后,先在哪里脱光衣服,轻轻将衣服扔在施洁儿泡着水没有清洗的衣服上,然后偷偷的走进房间里面,听着施洁儿在哭泣,他没有丝毫心痛,满脸淫笑的忽然就压在趴着施洁儿的娇体上。

  「啊,啊……你是谁,救命……唔唔……」施洁儿没想到竟然有人进来了,而且还压着只是围着浴巾的她,当即惊恐无比,尖叫起来,不过刚尖叫就被大手捂住嘴巴了……

  「嘘,老师,是我啊,你不想被人发现的话就大叫吧……」凌峰被施洁儿的尖叫求救声吓了一大跳,连忙开口道……

  「唔唔……」施洁儿闻然眼睛的惊恐,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惊恐,慌乱起来,娇手捉住捂住嘴巴的大手,想要拿开……

  「凌峰,你怎么进来的……你想干嘛,你出去……」施洁儿眼神惊慌,毫不留情的就赶凌峰出去……

  「老师,不要这样对我嘛,你可是答应我的哦……你每天都要跟我做爱……」
  凌峰满脸淫笑,挺直身体后,一手捉住施洁儿的手臂,将她的娇体翻转……
  「你干嘛,停手,我确实是答应你了,而且刚才我已经跟你做了,你还想怎样……啊,你干嘛,不要,唔唔……不,唔,不要,。唔,唔,走开……唔,救命,唔唔……」

  施洁儿被凌峰强行翻转身体才看见他全身赤裸,顿时内心更加惊恐,强装镇定的回答他,没想到他突然就一手捉住围巾用力一扯,当时她感觉身体一凉后,就全身赤裸暴露无遗,她当时尖叫的惊恐问道,哪知凌峰随手扔掉围巾后,就趴在她娇体上,嘴唇对着她的红唇狂吻,她头颅左右扭动,企图摆脱,求救,可是他嘴唇不停追逐她的红唇不让她说话……

  「唔唔……不要,唔唔……停手,唔唔……不……唔……」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唔唔……啊,啊哈,不要,啊,唔唔……」

  房间内,施洁儿眼睛惊恐,悲痛,流着泪,娇手不停捶打或推着凌峰的身体,樱唇被他嘴唇不停追逐强吻,修长的双腿,被她大手捉住分开,秘处本能包裹着不停抽插的阳具……

  半个小时后,床上施洁儿脸色潮红,眼睛红肿,无声流着泪,眼神悲痛空洞,娇手无力紧握被单,秀发凌乱,满脸泪痕,樱唇红肿,半张着,呼吸急促,饱满圣峰快速起伏娇喘着,修长的美腿垂直大大分开,内心丝毫理会,趴在娇体上,嘴巴含着其中一个坚挺樱桃吸吮,一手覆盖乳房揉搓,阳具整个插在秘处内,一动不动,喷射着不是很多精液,呼吸急促,粗喘着的凌峰……

  良久,凌峰快速的洗了一个澡后,爬上床上,看见一直保持刚才姿势,一动不动,无声流着泪,眼神空洞的施洁儿,看见她秘处还有一丝丝的混合精液流出滴落在床上,不由拿纸巾擦拭干净后,才跪在她两腿间,提着坚硬的阳具插入秘处内,然后趴在她娇体上,看着刚才吸吮得通红的还坚挺着的樱桃,一手覆盖其中一边的饱满圣峰,一边伸出舌头舔舐另一边的圣峰去肉,不过阳具却一动不动,就这样与秘处紧紧结合为一体……

  片刻,宿舍的所有灯全部都关了,凌峰靠着外面射进来的灯光,再次爬上床上,趴在施洁儿的娇体上,张口含着樱桃吸吮起来,一手揉搓饱满的圣峰,一手握住阳具对着秘处口,接着一挺插入秘处内,随后,便响起「啪啪啪」不紧不慢的抽插声……

  ……

  这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凌战因为得到魅姬的灵力输送,因此他始终保持着精力充沛,这时他与魅姬相拥坐在床上,他双腿大大分开,魅姬修长性感的玉腿交叉缠绕他的腰间,娇手环抱他的后颈,他一边与魅姬深情热吻,一边双手紧抱她的娇体,挪动下体,阳具抽插着流着白色混合精液与淫液混合而出湿润无比的秘处……

  而这时,隔壁的其中一间出租房内,忽然打开,只见一个清纯的少女,哭着离开了房间,当下楼后,擦拭了眼泪后,拿出手机打给他的男朋友,问他在那,她好想他,还直接道,她想做爱……说了几句后,她满脸欢喜,抬头看着她所住的出租房,眼神复杂的叹了一口气,召来一部的士后,告诉他去那间宾馆附近后,坐车离开了。

  而此时,出租房内,满脸胡子的大汉,全身赤裸的压着一名也是全身赤裸,样貌端庄,成熟的少妇,厚大的嘴唇对着樱唇疯狂的吸吮,大手按在刚好一手握住的乳房揉搓,阳具快速抽插,开始有淫液流出的秘处,至于少妇,眼睛红肿泪水汪汪,流着泪,娇手紧紧握住身下的床单,美腿竖立分开,张开樱唇,任由大汉索取,抽插,也不回应,也不反抗,默默流泪承受这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少妇只感觉每一刻都无比难过,仿佛过了一万年似得,她感觉秘处内的阳具猛烈抽插几下后,用力一顶,她先是一愣,接着知道大汉要高潮,正想摆脱他的嘴唇叫他不要内射时,已经迟了,只感觉一股温暖的精液射在秘处内……

  就在少妇悲痛的感觉秘处本能包裹陌生大汉的阳具,还感受温暖的精液在秘处内流动,本以为要结束时,过了几个呼吸后,哪知大汉再次抽插起来,「啪啪啪」的撞击声,「呜呜,唔唔,呜……」少妇被吻发出的悲痛哭泣娇吟声……
  大半个小时后,少妇衣着时髦,不过衣衫不整,秀发凌乱,眼睛红肿,流着泪,脸色艳红,一手捂住嘴巴,一手提着手袋,脚穿高跟鞋的快速小步,狼狈不堪的离开这里,下楼后,急忙打开下车车门坐进去,才痛哭着,拉起膝盖长的裙子,扯下内裤差不多到膝盖位置,娇手连忙几块纸巾,对着还在流出自己与大汉混合过精液的秘处擦拭……片刻,下车发动,少妇流着泪,开着车离开这个伤心地……

  出租房内,大汉没有理会打开的房门,赤裸着躺在床上,看着柜子上摆放起码有一万元的红色纸币,脑海还在回想刚才抽插比他老婆,漂亮成熟得多的少妇,不禁得意的自言自语道:「啧啧,真爽,没想到这个女的如此疼爱她的儿子……
  我只是打电话过去说他儿子睡了我女儿,要告他坐牢,她就拿钱来想私了,啧啧,不过还好我聪明,看见她那么慌乱,又哭又求,稍作强硬不愿私了,没想到这个女,还自己说出口跟我睡一次,加上这些钱私了,啧啧……这个少妇操起来真爽,比我家的肥婆好操多了……啧啧,没想到不但有钱收,还有少妇操……嗯,不行,我得想办法,以后也能操那个少妇,而且看她开车来肯定有不少钱,到时要是能搞定这个少妇,我可能就不做了……啧啧……「

  第三天,天色刚亮,凌战拔出坚硬坚挺的狰狞丑陋阳具,顿时魅姬的秘处流出大量的混合精液……整整欢好了一晚,凌战虽然得到魅姬灵力输送精力充沛,不过魅姬却异常疲倦,按照约定她要陪凌战三日,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她即便有一些修为也受不了如此长时间的欢好双修……

  片刻,魅姬身穿华丽精美的高贵黑色衣裙,美如谪仙仙女的容颜,脸色艳红,气质在无时无刻的变换,时而高贵,时而圣洁,时而清冷,明亮灵动,勾人心魂的媚眼泪水汪汪,眼神不舍爱慕,现在床前,看着紧闭眼睛,被她封印这三日时间所经历所以事情,包裹她记忆的凌战,最后轻吻一下他的嘴唇后,温柔轻声哽咽道:「主人,你放心我会回来找你的,你要保重身体……」

  一个小时后,凌战睁开眼睛,坐起来,眼神茫然的环视四周,感觉有些东西好像忘记了似得,但是怎么也想不起,就这样努力想了半个钟,还是想不起,最后他放弃了,起来刷牙洗脸后,拿着手机,想打给曾雅思,不过想想后,打通了方静汶的电话,十多分钟后,方静汶满脸欢喜的来到他的出租房内。

  方静汶刚进房间就异常主动的抱着他说,这几天她好想他,然后就对着他的嘴唇索吻。

  片刻,床上地上到处都是乱扔的衣服,方静汶异常主动,一边疯狂热吻,一边握住坚挺坚硬的阳具,修长的美腿大大分开,握住阳具塞进流着淫水的秘处内。
  「哦,哦……好大,哦,好粗,哦哦,老公,哦哦哦,你好厉害,哦哦……
  操得我好舒服,哦哦……「

  「哦哦……老公,哦哦哦,我,哦哦,我不行了,哦哦,要来了,哦哦,啊……」

  「哦哦……老公,哦哦,不要,等,哦哦,一下,哦哦,这样我,哦哦,啊,又来了……啊……」

  「哦哦哦……不要,哦哦,老公,哦哦,求你不要再操,哦哦……先等一下,哦哦……啊,不要咬,啊,痛……哦哦……不行了……哦哦……又要来了……哦哦,啊,要死了……啊……」

  端庄秀丽的方静汶,脸色潮红不已,雪白的肌肤变成粉色,凤眼半挣,眼珠往上有些翻白,眼神失神迷离,樱唇微微红肿半张着,嘴角流着唾液,呼吸急促娇喘着,秀发凌乱,娇手无力紧抱凌战身体,修长的美腿无力架在肩旁上,饱满的圣峰一边被大手覆盖揉搓,一边被吸吮着樱桃,秘处本能包裹着粗长的坚硬阳具,整个人全身瘫软无力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凌战一边揉搓饱满乳房,一边吸吮淡淡乳香的樱桃,阳具插在秘处内,感受大量的淫液与阴精喷射在阳具上,一时间也懵了,他觉得现在的持久力,忍耐力,体力更加久,要是以前他也最多忍耐到这时就无法控制了,非要高潮一次不可,而现在他还没有觉得要高潮的迹象……想了想,还是想不通,决定不去自找烦恼,反正做爱越久对他来说更好,吐出坚挺的樱桃,看了一眼方静汶,顿时凌战感觉,身下的方静汶的如此表情有种被他玩坏的强烈感觉……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