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健仁修仙传03作者ckltony
健仁修仙传03作者ckltony
字数:6056


  第三章 李家有男初长成


  夜暗星稀。

  李健仁举着火把,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去往后山的路上。

  李健仁有些害怕,这是第一次单独深夜出门,一路上山风「呜呜」作响,吹得火把似乎就要熄灭,李健仁加快了脚步,往后山那个地方急速而去。

  「呼…」终于到了,李健仁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此时李健仁头上的汗水已经不是温热的了,反而是一头冷汗。

  李健仁用衣袖擦去汗水,仔细的看着这个地方。

  这是一个小型的山洞,外表看起来非常的普通,但是李健仁知道这个山洞里面还有玄机。

  这个山洞洞口有些隐秘,是李健仁一次玩耍时无意中发现的,进去以后山洞里面其实并不宽敞,十余丈大小,里面只有一泉「汩汩」喷涌涓涓细流的泉眼。
  李健仁非常喜欢这眼泉水,里面的泉水非常甘甜,饮用以后口齿生津、齿颊留香。每次饮用泉水以后,李健仁发觉自己似乎身体轻盈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就是精力显得特别充沛。

  发觉这眼泉水的好处,李健仁很多次都准备弄出来一点让娘亲李柔儿也饮用一些,可惜这泉水非常奇怪,不管用什么器具盛装一出洞口就自然挥发了。李健仁只好放弃弄一些回去的想法,每次来到这里都是自己小小的饮用几口。

  这口泉眼旁边不远处还有一个洞口,李健仁去探查过,这个洞口李健仁不敢过去久待,因为那里只有一块突出洞口的岩石,这块岩石延伸出去,形成了一个平台,而平台下就是万丈深渊,让李健仁害怕不已,每次都只是在这个洞口看看就回去了。

  回到洞里,李健仁坐在泉眼旁,再次借着火光看了看《仙法基础》上面记载的打坐方法,再三确认以后李健仁盘起了双腿,饮用了几口泉水,开始静静的修炼……

  李健仁紧闭着双眼,脑海里浮想着典籍上面记载的说法,要静心凝神感受天地灵气。可是李健仁怎么冥想都没有感受到哪怕一丝丝的「灵气」。

  「难道方法不对?」李健仁心中暗暗思考。

  李健仁渐渐有些着急了,难道自己根本没有「灵根」,这没有「灵根」就不能修炼仙术了吗?

  这时双眼紧闭的李健仁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身边的那眼泉眼,忽然间冒出了许多点点飞舞着的白光,围绕着李健仁不停旋转。

  那些旋转着的白色光点忽然一下子全部都往李健仁的身体各处加速钻了进去,这些情况李健仁根本没有丝毫发觉。

  李健仁随即扑倒在泉眼边昏迷不醒。

  ……

  李健仁仿佛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的身边围绕着五颜六色的光点,李健仁伸手去摸,可是那些五颜六色的光点瞬间便逃离了,李健仁根本摸不到。

  李健仁看得仔细,主要有五种颜色,分别是金色、绿色、白色、红色、黄色。这五种颜色泾渭分明,相互之间碰撞、挤压着。

  李健仁觉得这些颜色好看极了,都是极为纯净的颜色,金色光点一股肃杀之气;绿色光点生机勃勃,有种亲切感;白色光点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红色光点则是有些暴烈;而黄色光点则显得稳重。

  这些光点围绕着李健仁不停的旋转,似乎在观察着眼前这个人。

  光点之间不时碰撞着,好像在商量着什么一般,似乎有些不看好眼前之人。
  李健仁感觉自己又被围观了,心中一火,复又伸手去抓,可惜还是什么都碰不到。

  李健仁恼怒之下,忽然大喝一声,那些五色光点全部都停住了,似乎有些疑惑这个人为何这么愤怒?

  李健仁开口大骂:「小东西们,连你们也看不起我吗?你们给我滚回来。」
  那些光点被李健仁骂了以后,似乎有些愤怒,纷纷朝李健仁飞奔而来。
  「哎哟,哎哟,好疼,好疼。」李健仁不停哀嚎。

  李健仁觉得自己全身无一不疼,那似乎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痛,特别是金色、红色两种光点让自己最疼。

  「哎哟,我错了,祖宗们我错了,你们停手吧。」李健仁大声喊叫。

  几个光点这才停止冲撞李健仁,得意洋洋的上下翻腾不已。

  「祖宗们,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啦,哎哟,哎哟。」李健仁还在哀嚎。

  许久之后,这些光点才渐渐消失。

  李健仁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刚才那些小光点是什么东西,反正那种痛觉却是真的。

  李健仁这才发觉自己身处一个不知名的空间,这里完全不是洞中的景色,完全是一个到处一片灰蒙蒙的地方。

  「这是哪里呢?」李健仁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个地方仿佛没有时间的感觉,李健仁不知道在这里过了多久,反正很久以后,那些光点又回来了。

  这次李健仁学聪明了,没有开口大骂,反而一脸贱笑的对着光点们说道:「祖宗们,你们回来啦,刚才去哪里玩去了?害得人家一个人在这里好怕的。来来来,过来陪我玩吧。」

  那些光点感觉到李健仁态度的变化,于是又开始在李健仁身边围绕。

  过了很久,那些五色光点开始往李健仁身上涌过去。

  金色的光点首先围绕了一会儿,有些犹豫,可最后还是一闪就钻进去了李健仁的身体,其余颜色的光点见金色的光点进去以后,同样犹豫了一下之后,跟着进去了。

  李健仁再次昏迷。

  ……

  「哎哟,好疼好饿呀。」李健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悠然醒来,他发现自己还是深处洞中,那股泉眼之水不知道什么干涸了,一点儿泉水也都没有了。

  「奇怪,怎么这里没水了?以后我再到哪里找这么好的水喝呀,可惜了。」李健仁感叹道。

  「好臭,哪里来的味道?」李健仁挺起了鼻子到处嗅闻,最后他发现这臭味来自自己的身上。

  「哎哟,这怎么了?我怎么这么臭,还是赶紧下山去洗洗吧。」

  李健仁离开了山洞,出洞后李健仁发觉天色已经大亮了。

  李健仁以为自己修炼时又睡了过去,这一觉又到天明了。

  在小溪里边,李健仁把自己洗了个干干净净,他发现自己身上特别脏,一身油腻腻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脏东西,仿佛是从每一个毛孔里边出来的,李健仁这次洗了很久才把自己洗干净。

  回到家,李健仁发觉娘亲的脸色不好,暗道不好。

  「健仁,你这几天到哪里去了?」娘亲李柔儿面色不善的说道。

  「啊?几天,我没有啊,我就是昨天晚上出去的呀,娘,我去后山了,就一个晚上,没有几天啊。」

  「什么?你还敢撒谎?说,这几天你那里去了?不说是吧,看老娘不打死你。」李柔儿说完,照例拿出一条粗大的荆条,吓唬着一脸不知所谓的李健仁。

  李健仁吓了一跳,心想:「几天,不就是一个晚上吗?看娘的神情不似假话,难道自己真在那个山洞里边过了几天?」

  「娘,我没有骗你,真的就是昨天晚上去的,我真去了几天?」李健仁有些不可置信。

  「你觉得娘会骗你?还是你想骗娘?」

  「嘿嘿,我哪敢骗您呢,娘,我真的是昨天晚上去的,我如果说了假话,让我不得好死。」

  「住口,健仁,你不要说轻易说死,你怎么能轻易死去?」李柔儿突然大喊着说道。

  李健仁见娘亲突然口气有些重了,心里不安,讷讷的看着娘亲。

  「娘,你怎么啦?」

  「健仁,你以后都不要说死了好不好?娘不要你死,娘希望你好好长大,平平安安的过完这辈子好吗?」李柔儿突然温柔的说道。

  李健仁不知道娘亲为何这样,有些不可思议。以前的娘亲可是在自己犯错以后就狠狠的惩罚自己,荆条都不知道打断了多少根,现在怎么自己一说死字,娘亲就变得这么激动了呢?

  「健仁,你回房间去吧,娘想一个人静静。」李柔儿突然下了逐客令。
  李健仁如蒙大赦,立马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呼…,吓我一跳,我以为娘亲今天又要惩罚我了呢。」

  「我去了几天了?不会吧,我记得就是一个晚上呀?这是怎么回事呢?」李健仁百思不得其解。

  躺在床上,李健仁也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记得自己打坐静修时忽然就昏过去了,然后醒来就是大白天了。

  「哎,说好去修炼的,怎么就睡着了?看来我还是没有天分哪,还是算了吧。」
  李健仁掏出怀里的那本《仙法基础》,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往旁边一扔,就准备好好的睡一觉,李健仁觉得自己浑身无一处不疼,那个山洞里边凹凸不平的,躺了那么久一身硌得疼痛不已,还是休息休息吧。

  没一会儿,李健仁就进入了梦乡。

  李健仁是被娘亲李柔儿叫醒的,李健仁揉揉眼,才发觉天色已经擦黑了,看来该吃晚饭了。

  这顿饭李健仁吃得有些不安,因为他发现娘亲眼神之中老是流露出一些不同于以往的东西,眼神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仿佛是对于过去的怀念,仿佛也是对于某种记忆的惊恐,反正李健仁觉得今天娘亲的情绪不对。

  「娘,你怎么啦?」李健仁问道。

  「没…没什么,健仁,你好好吃饭吧。」

  「哦…」

  李健仁见娘亲李柔儿如此回答,他如何不知娘亲有心事?娘儿俩生活了十四年,彼此都太熟悉了。娘亲虽然有时候对自己很严厉,可是李健仁知道娘亲对自己是真心爱护的,娘亲心里边装了事情,李健仁如何感受不到呢?

  李健仁也不敢继续追问,毕竟这是娘亲自己的心事,就是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母子俩各怀心思的吃完这顿饭,再也无语。

  李健仁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感觉自己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有些蹊跷。

  先是自己无缘无故识字了,然后就是这本《仙法基础》,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得到的,再然后就是失去的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娘亲李柔儿为何会态度大变,更是让李健仁百思不得其解。

  思考许久,李健仁甚感无聊,于是想起《仙法基础》中《牵引术》一节中提到的要点,依样画葫芦一般掐出了几个手印,口中念叨着几个陌生的法决,然后伸出手指对着木床对面桌子上的《仙法基础》典籍勾了一勾。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本典籍居然动了一动。

  李健仁揉了揉眼睛,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李健仁又按照刚才的手印、法决试了一次,那本典籍又动了一动。

  「哇…,真的动了啊。」李健仁非常激动的喊道。

  有了这个发现,李健仁兴奋极了,难道自己学会了仙法了吗?

  可惜李健仁之后再试了几次以后,就发觉自己似乎脱力了一般,头昏脑涨的再也移不动典籍了。不过李健仁还是非常高兴,刚才的成功,让他体会到了一种神奇的感觉,这种感觉李健仁无法形容,反正他最后就是感觉自己天分似乎不错嘛,居然使出了《牵引术》的仙法。

  从这个晚上以后,李健仁再也没有在桃花镇里边到处惹事了,他每到晚上就迫不及待的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练习「仙术」。

  今天李健仁练习的是《隐身术》,李健仁特别好奇,到底这隐身术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可以让别人看不见?

  李健仁也挺有修炼上的天赋似的,这隐身术虽然是道门小术,但是对于李健仁这种根本不懂修炼的人,能够掌握也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李健仁按照典籍上的方法,暗运气息,四面八方一股一股的气息就涌进了李健仁的身体。李健仁也搞不清楚为何会这样,反正一运用自身的气息,就自然会有空气中的气息奔涌过来。

  只见李健仁手掐法印,口念法决,然后「唰」的一下人就消失在了房间中。
  李健仁举目四望,发现房间中一切如常。然后李健仁看看自己,发现自己居然透过了自己的身体看到身后事物。

  李健仁兴奋异常,果然这隐身术自己学会了,就是可惜维持的时间不太长,短短半柱香时间李健仁就坚持不住了。

  ……

  李柔儿这段时间发现自己的儿子有些奇怪,居然喜欢宅在家里不出门去了,李柔儿当然喜欢儿子安静下来不去给自己惹祸。不过这儿子就是太反常了,平时一大早就出门的儿子,现在居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李柔儿也去儿子房间看过,也没有发现儿子有什么异常的,反正她就是觉得儿子似乎在干什么事情,而且瞒着自己。

  几次逼问,李柔儿也没有问出所以然来,最后只得悻悻而回。

  ……

  李健仁屏住了呼吸面对着家里的一面墙,因为他今天准备穿墙而过。

  李健仁试过好几次了,每次临到接近墙面的时候,李健仁就害怕了。他实在不放心这《穿墙术》是不是跟书中提到的一样,可以穿墙而过?

  撞到墙面的感觉可不好受,李健仁是知道的,而且是深有体会的。以前小时候自己犯了错以后,娘亲李柔儿责罚自己,李健仁每次被痛打时都拼命的跑,可是身后是坚硬的墙壁,面前是一脸愤怒的娘亲,想跑也跑不了。

  每次李健仁想逃跑,都会撞到墙面,疼得不得了,所以李健仁非常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穿墙而过,不再受那荆条及身之苦。

  「哎呀,死就死吧…」李健仁给自己鼓气。

  李健仁紧闭了双眼,手掐法印口念法决一番后,便视死如归一般面向面前的墙壁冲去。

  「嗯?没有痛感。」李健仁睁开了眼。

  李健仁睁眼一看,自己果然穿墙而过了。

  这里是娘亲李柔儿的房间,娘亲现在没有在这里,估计娘亲出去送做好的刺绣去了。

  李健仁几乎很少到娘亲的房间,现在娘亲不在这里,李健仁准备看看娘亲房间里边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好奇心驱使下,李健仁开始在李柔儿的房间里面翻看。
  李柔儿的房间陈设很简单,一张木床、一个梳妆台、一个衣柜。

  虽然房间陈设简单,但是却处处充满了女子特有的清香气息。

  李柔儿平时看来还是非常注重房间的装饰,几幅窗花、几幅贴纸就将房间布置得温馨异常。

  李健仁打开了娘亲的梳妆台,里面就是几样便宜的胭脂水粉和几件简单的头饰。李健仁有些心酸,娘亲这么年轻漂亮,却只有这么几件简单的饰物,平日里李健仁看到镇子上那些大姑娘、小媳妇都是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头饰呀、首饰呀很多的。

  李健仁看到自己的娘亲这么俭朴,为了养活自己而放弃了女子喜好的打扮,心里有些心疼。平日里娘亲李柔儿穿着也十分朴素,李健仁倒没有仔细想过为什么,现在李健仁看到娘亲几乎没有什么好的首饰,心里才想起娘亲一个单身女子养活自己真的不容易。

  「娘,孩儿知错了,以后孩儿都不给你惹祸了,孩儿以后要挣钱养活你,让你过的开开心心的,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李健仁喃喃的低声说道。

  轻轻的关上了李柔儿的房门,李健仁坐在门槛上看着满天的星星。

  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的闪烁着,李健仁想起小时候娘亲哄自己睡觉时哼的歌曲:「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娘啊,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娘亲的心呀路边花。」

  哼着哼着,李健仁觉得眼角有些湿润。

  「健仁你坐在门槛上干什么呢,屋外凉,快回屋去。」一阵李健仁非常熟悉的声音传来。

  「娘,你回来啦!」李健仁突然跃起,冲到刚刚送货回来的李柔儿身边。
  「娘,你辛苦啦,快,快进屋。」

  李柔儿觉得今天儿子怎么这么奇怪,一向叛逆的儿子今天怎么吃错药了?怎么这么热情呢?

  「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李柔儿心中暗暗思量。

  「健仁,嗯?你今天是不是又犯什么错了?快说,不然娘荆条伺候。」
  「哎呀,我哪里有那么多的错犯呀,娘你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觉得娘亲你每天很辛苦,我今天特地在门口接你,你还用老眼光看我,我不依啦,我今天晚上绝食抗议。」

  「哎哟,乖儿子,你今天开窍了啊,好吧,我今天也没有打算做晚饭,你去睡觉吧,哈哈。」

  「啊,你真不管我呀,娘你真狠心哟。」

  「是啊,哈哈,你才知道啊?」

  「哼,不吃就不吃,我走啦。」

  「哎哟,小屁孩脾气挺大嘛,啧啧,可惜我今天带回来的烧鹅哟,我今天勉为其难自己一个人吃吧。」

  「啊?有烧鹅,娘你不早说?还逗我,哼……」

  「嘿嘿,娘,你拿着很辛苦吧,来我帮你拿吧,嘿嘿。」

  「去去,一边去,老娘我一个人吃。」

  「呜呜,娘,我错了,让我吃点吧。」

  「哈哈,哪里错了?」

  「哪里都错了,娘,我以后都不犯错了好不好,你给我吃点吧。」

  「呵呵呵…你自己说的啊,嗯,我走远路腿有些酸了,来给我揉揉?」
  「好嘞,我家娘亲摆驾回宫啦…」

  ……

  李柔儿发现自己调皮的儿子这几天变了一个人似的,真的没去惹事了,这几天帮自己忙上忙下的,还不停逗自己开心,李柔儿心里也美滋滋的。

  她也不知道儿子为何这么懂事听话了,难道儿子消失的那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李柔儿问起李健仁,李健仁总是说不清楚,就是坚称自己去了一个晚上。问到最后李柔儿也懒得问了,反正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反正儿子变了,这不挺好的吗?

  ……

  李健仁决定今天晚上干一件大事情,他已经准备多时了。

  上次去看了陈老头,李健仁发现陈老头似乎腰弯得更厉害了,人也更加老了很多。看到陈老头这样,李健仁就想起陈家媳妇那副尖酸刻薄的嘴脸。

  「哼,陈家刁妇,我李健仁现在仙法有成,看今天晚上我不好好收拾你。」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菊花好养 金币 +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