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血骷髅21作者三世
血骷髅21作者三世
字数:10599


              第21章狠辣

  四季别墅苑,夜。

  白色漆面镶着玫瑰纹饰金边的法式梳妆台,上面摆放着各种名贵的化妆品、香水、唇彩等瓶瓶罐罐,沐浴过后的楚天雪此刻正坐在梳妆台前,手里拿着瓶保湿营养乳液护理肌肤,从空气中弥漫的淫靡气味就知道刚刚在这间卧室里,绝对发生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之战。

  楚天雪放下手中的小瓶,扭头看了眼躺在宽大双人床上的楚天佑,轻声说道:「这么说,你将我们的事都给糖糖说了。」

  楚天佑看着高潮过后愈发娇艳欲滴的女人,说道:「不是我说的,其实糖糖姐早都猜到了,我估摸着就是上次瑜伽馆后她就知道了。」

  楚天雪有些好奇闺蜜的态度,问道:「哦,那她什么态度?」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而且糖糖姐也没有说什么就走了。」
  楚天佑回道。

  楚天雪蹙眉思索了一下,随即起身上床趴到男人身上,红唇微启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贝齿,笑道:「也是哦!这人生在世,老是想着别人什么样的看法,那多累啊!纵使世人不待见我们姐弟又如何,只要我们彼此心中深爱着对方,这就足够了啊!」

  楚天雪柔软的娇躯入怀,风情万种的模样让楚天佑不禁轻轻扶着她的腰肢,屁股向上一挺,依然坚硬如烙铁的大肉棒轻车熟路闯入一片温润滑腻的天地,口中笑嘻嘻说道:「恭喜、恭喜,姐姐大彻大悟终得圆满。」

  以楚天雪的人生阅历,这样的问题她当然一想就通,只不过和唐嫣多年的姐妹感情,让她心底希望好姐妹能够支持自己的,这一刻听到好姐妹似乎是一种默认的态度,她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紧接着就感觉到男人粗壮滚烫的大龟头顶在自己肉穴深处的肉芽上,有些难以承受地拱了拱了身子,微微闭着媚眼娇嗔道:「咿呀,臭小子,你怎么又插进来了。」

  楚天佑轻轻耸动着腰臀略一抽插,楚天雪刚刚高潮后敏感的身子便觉得浑身酥麻,肉穴嫩壁和大肉棒摩擦的快感直冲头顶,从子宫深处涌出滚滚淫水,她双腿紧紧夹住男人腰身的两侧,伸出玉手掐住男人的手臂,娇媚地说道:「你可不要动啦!弄得人家身体乏力,而且刚刚洗过澡,可不想再弄脏了,陪姐姐说会儿话,好吗?」

  「好姐姐,我不动就是了。」楚天佑一笑,紧紧拥着女人的娇躯躺在床上,一时间轻声细语,姐弟两人居然有说不完的滔滔情话,露骨肉麻的耳语娇嗔让两人之间的情意更加深切,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两人也相拥而眠。

  ……

  银河酒店,夜。

  这里是华南市有名的地下销金窟,宽阔的地下二层赌场大厅,装修的是金碧辉煌,此刻人头攒动,上流社会的、中流社会的、下流社会的,都在大厅里匆匆走过,分散到各个属于自己身份的赌桌上去。

  罗伟匆匆穿过防范森严的安检大门,从一道暗门上到了赌场的地下一层,这里就像一个小社会般,娱乐的、吃饭的、兑换钱币的,而且也有一些博彩项目:老虎机、百家乐、俄罗斯轮盘等等,他直接走到电梯前,乘坐电梯来到了银河酒店的最顶层,穿过静静的走廊来到一扇总统套房的门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总统套房大厅中央的沙发上,唐龙敞开着睡衣做在上面,一个身材火辣的秀美女人穿着性感的三点式黑色蕾丝内衣,趴在他胯下用红唇努力的吸吮着一条雄伟的大鸡巴,吃的是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的探出粉嫩的小香舌在大鸡巴上横吹竖舔,眼神也是妩媚之际的对着唐龙抛媚眼。

  罗伟已经见怪不怪的走到唐龙身前,低头叫道:「老板。」

  唐龙挥手对着女人说道:「小娟,你先出去,一会儿在叫你。」

  那个叫小娟的女人拾起沙发旁边地毯上的轻、薄、透连衣裙,穿好之后向着唐龙微微一弯腰,转身走出门后又小心翼翼的将门闭上,唐龙这才苦涩着对罗伟哀叹道:「阿伟,给大老板发信息吧,就说我这次的任务失败了。」

  闻言罗伟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从他被组织调来当唐龙的助手后,他还没有发现唐龙完成不了的任务,而这次却失败了,想到任务失败后那种非人的惩罚,内心深处有些替唐龙这个临时老板默哀一下,但他也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低声说道:「知道了,老板。」

  「对了,我不在的这些天,酒店的生意都还好吧!」唐龙伸手端起一杯放在茶几上的红酒仍然一脸苦涩的问道。

  「呃!」罗伟龇龇牙,脸色有些奇怪的闷声说道:「这个,有人在咱们赌场赢走了差不多两亿的现金。」

  唐龙抬头歪着脑袋看了罗伟半天,原本苦涩的脸变得无比狰狞,语气森寒酷冷地说道:「肏他妈的,老子在外面差点把命丢了,居然还有人敢从老子口袋里掏钱,你坐下,说一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罗伟坐到离唐龙不远的沙发上,低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就在老板你刚走没两天,陆明杰和丁敏夫妻两又来了咱们赌场,也不知道他们两口子从哪里弄到的钱,大约有五百多万,他们换了筹码之后,就去了玩骰子的赌桌,在那里赌大小赢钱的。」

  赌骰子是一种比较简单的玩法,赌桌面上有大小、有点数,还有一些花花绿绿的颜色,就是说能猜大小、猜点数和彩颜色多种玩法,但是玩家基本上都是在猜大小,盘面看上去很公平,非大即小,从数学概率上来讲的话,不应该有那么多人输钱,可结果往往都是大出所料,庄家都是最大的赢家。

  「只是赌骰子吗?有没有看出别的什么?」唐龙阴沉着脸喝了杯中的红酒问道。

  「没有,我将他们夫妻俩赌博时的监控录像看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就好似他们是真的凭借好运才赢钱的。」罗伟闭目思索了一下,睁开肯定的说道。

  对于罗伟唐龙还是非常相信的,他放下手中的酒杯脸上闪过一丝狰狞地笑容说道:「看样子我们的小朋友找到一个非常厉害的帮手啊,这事情就先到这吧!
  你去将小娟叫进来,过两天我亲自去拜访一下我的老朋友和我的老情人了,嘿嘿嘿……「

  罗伟点了点头起身出了总统套房。

  ……

  最近一段时间内,丁敏感觉到自己好像又回到当初阔太太的生活,每天大部分闲余的时间就是在华南市各大商场里转悠,看到自己喜爱的东西就买,都不用看价钱,偶尔会和自己的秘密情人通通电话,然后带着老公去银河酒店的赌场里赢上些钱,过得是充实又惬意。

  这天,丁敏和自己的一些朋友逛完街后回到家中,当她从挎包中找出钥匙,悉悉索索的打开门后,脸色有些茫然的整个人都愣住了。

  「丁敏,好久不见了。」唐龙缓缓的从客厅沙发上站起身说道。

  站在自家门口的丁敏感觉手脚有些冰冷,她在赌场赢钱的时候就知道唐龙迟早会来找自己,但却没想到他会不请自入的到自己家里,犹犹豫豫间说道:「你怎么来了?」

  唐龙脸上勾起一抹危险的笑容,说道:「不要在门外站着了,这可是你的家啊,身为主人你可是要招待我这个客人的。」

  闻言丁敏走进家门露出抹牵强的笑容,说道:「那个、唐先生你先坐一会儿,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我老公,看他什么时候回来?」

  唐龙坐在沙发上说道:「也好,我也很久没见陆老弟了。」

  丁敏迅速穿过客厅回到自己卧室里,拿出手机翻找到一个电话号码,立刻拨了过去,心里不听的念叨着:「快接啊、快接啊!」

  在一阵枯燥的铃声过后,电话终于接通了,丁敏迫不及待地说道:「喂,老公啊!你在哪呢?」

  「……」

  「哦!是这样的,唐先生来咱家做客,我就是问一下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

  「哦!半个多小时啊,那行,你快点吧!」

  挂了电话之后,丁敏出了卧室对着客厅沙发上的唐龙说道:「那个、唐先生,我老公正在外面和朋友吃饭呢,他说半个小时后会回来,要不我给你倒杯茶,你先坐一会儿。」

  唐龙微微皱眉盯着丁敏,女人上身嫩黄色的开领宽松T恤,裸露着女人特有的圆润左肩,细致娇嫩的锁骨上一条黑色的衣带,不知是胸罩的、还是小衣的,下身水洗白的牛仔热裤,赤裸着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脚上淡蓝色的高跟凉鞋,热辣的打扮让喜爱人妻的唐龙展颜调笑道:「半个小时啊!那时间很充沛吗,要不这样吧,丁敏,我们也好久没见面了,彼此之间都有些挺生疏了,不如来玩个心身健康的游戏怎么样?」

  「果然,这个色胚今天是没安好心。」丁敏柳眉止不住的抖动,双手十指紧握,浑身紧绷俏脸一沉说道:「唐龙,你什么意思?」

  唐龙起身渐渐向丁敏逼近,笑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和陆夫人叙叙旧增进一下感情。」

  丁敏脸色大变,迅速的退回卧室锁好门,拿出手机就要报警,就听到身后传来「轰」的一声,扭头看到唐龙用脚踢开卧室的门走了进来,她有些惊恐的喊道:「唐龙,你别过来,我可是有老公的,而且你这样是入室强奸,罪名很大的,可是要坐牢的。」

  「呵呵呵,丁敏,你别逗了,因为这事儿我会坐牢,上一次可是你哭着喊着趴到我脚下求肏的,我要把咱们以前的事说了,你说法官还会相信你吗?再说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偶尔玩玩也没有什么的,是吧!」

  「混蛋,你别过了,我要报警啦……啊……」

  唐龙瞬间抢过丁敏手中的手机,啪的一声摔倒地上,然后将她压倒在床上,而丁敏在唐龙怀里不断的扭动娇躯,手在唐龙的背上、手臂、头上使劲的拍打想要挣脱,却泥牛入海没有起半分作用。

  想当初丁敏跪着求自己肏,现在却在自己身下拼命的挣扎、装清高,唐龙心中忿恨的一巴掌打在丁敏的俏脸上,响亮的耳光直接将她打昏了过去。

  ……

  高新国际大厦。

  楚天雪放下手中忙碌的工作,捏了捏眉心放松了一会儿,接着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您好,哪位?」

  「杨倩,是我,你们楚经理在吗?」楚天雪问道。

  「啊!楚总。」听声音杨倩就知道是大老板,连忙回道:「楚经理中午那会儿就出去了。」

  「出去了,你知道去哪了吗?」楚天雪接着问道。

  「不知道唉,楚经理没有说,老板你要是有急事的话,我可以给经理打个电话让他回来。」杨倩回道,其实她有些懊恼自己现在的顶头上司,因为你稍一不注意就不见他人影了。

  「算了、算了,不用麻烦了。」

  楚天雪挂掉电话,从椅子上站起身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活动一下筋骨,上身简洁修身的绸缎质亮色衬衣,而胸脯位置被绷得紧紧的,最上面的两颗纽扣被她解开,双襟向两侧弹开,露出两片滚圆的乳肉和紧窄深邃的乳沟,在敞亮的办公室内,这雪嫩的乳肉泛着淡淡的荧光,是如此诱人心魄。

  下身搭配着一条贴身的黑色长裤,精巧修身的裁剪和薄如蝉翼的名贵衣料将楚天雪丰满的翘臀、浑圆的大腿紧紧包裹,前后上下不留一丝的缝隙,淡淡的内裤印迹和隐现一丝轮廓的肉穴痕迹轻易就可以让男人呼吸短促、口干舌燥。
  踩着三寸的漆皮黑色高跟鞋,楚天雪步姿摇曳的走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望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心里暗暗想道:「天佑最近到底在干什么?除了来我这里基本上都没怎么在公司待,他又不是属猴子的,怎么就老是闲不住呢,今晚在床上定要好好审问一番这个臭小子,嘻嘻……」

  站在窗前想到晚上将要发生的事情,一抹绯红渐渐地爬上了楚天雪的双颊。
  ……

  陆明杰此刻是胸中一股邪火蹭蹭上窜,犹如火山爆发一样,原本这几天在赌场是大杀四方,身价渐渐雄厚的他又找回了当初大男人的尊严,然而自己娇媚似水的老婆却在这段时间里拒绝和自己同房,这让他心中是苦闷难耐。

  早在几天前,妻子丁敏也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大笔钱,大概有五百万左右的样子,原本按照陆明杰的想法,他打算用这笔钱做点生意,安安稳稳的生活,谁知丁敏却说要用这笔钱去拼搏一次,夫妻俩再一次来到唐龙的赌场,然而这一次和以往不同的是,他们好像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在赌桌上大杀四方是赢的是不亦乐乎。

  今天,陆明杰原本陪几个朋友喝酒,莫名其妙的接到一通电话,说自己的老婆在家里偷男人,酒精上脑的他一听这还了得,怒气冲冲的就往家赶,边赶边心里想着:「我说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又为什么不跟老子同床了?他妈的原来是背着老子在外面找了新的男人,你找就找吧,现在居然敢带回到老子的家里,是可忍孰不可忍。」

  陆明杰匆匆回到自己家所住的小区,摇摇晃晃的往自己家的那幢高层跑,刚跑到大门前,从大门中冲出来一个身穿黑衣头戴兜帽的男人,那男人好像也着急着赶路,狠狠撞在陆明杰身上。

  「啊……嘶……」

  陆明杰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一辆奔驰的汽车撞了一下,五脏六腑都被撞碎了一般,疼得差点要了他的小命,他从地上站起来扭头刚准备开口骂人时,却发现那个黑衣兜帽男人早已不见踪影,他悻悻的拍了怕屁股后面的灰尘,迅速上楼来到自家门前,刚刚一打开房门,从卧室里传来的声音让他死死握住拳头,连指关节都泛白了。

  「噢……啊……不要……你太强了……太强了……不要啊……我受不了……
  太用力……太用力了……在插下去……插下去会把……我的阴……阴道插穿的……啊……太深了啊……「

  耳中听着妻子丁敏淫荡的叫床和「噗哧、噗哧、噗哧」肉体间摩擦的声音,陆明杰此刻内心是怒、是恨、是怨,他从客厅里找到一根铝制的棒球棍就冲向卧室。

  卧室内自己平时睡的大床上,自己的妻子丁敏正跪趴着,腰肢弯成一道诱人的弧度,圆翘的美臀在前后晃动着,一根黝黑粗壮的大肉棒在臀瓣之中来回抽插,大肉棒上沾满了乳白色的液体,偶尔有几滴在快速抽插中滴落在自己的大床上。
  「啊……我要来了……不行了……要高潮了啊……啊……」

  刺耳的呻吟让陆明杰感觉自己要爆炸一般,眼睛充血的看着两个赤裸裸的男女紧紧纠缠在一起,两人下体相贴处黑乌乌的阴毛纠结成一团,他抡起手中的球棒就朝着跪在自己妻子身后男人的后脑勺打去。

  然而他的球棒还没打到男人的头,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就飞过来罩在他的脸上,他条件反射的将脸上的东西扯下来,是一条女士蕾丝小内裤,紧接着他就感到手腕传来一阵剧痛,然后是肚子、下颚传来猛烈的撞击,整个人向后退了两步倒下去,视线散乱的模糊起来。

  唐龙狰狞着脸看着倒地的陆明杰,沾着些许淫水的大肉棒直挺挺的在空气舞动,床上丁敏嘴角噙着一丝鲜血,原本丰润滑腻的娇躯上布满了青痕,头发散乱泪眼盈眶的注视着陆明杰问道:「老公,你怎么回来了?」

  然而躺在地上的陆明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挨了唐龙两拳之后,倒在地上只觉得身体好似被撕裂般,痛楚蔓延他全身的每一个器官,然后他就昏过去了。
  房间里,唐龙看着昏阙过去的陆明杰对着床上的丁敏讥笑道:「你居然找了个这么窝囊的男人。」

  床上丁敏悲声哭泣道:「唐龙,你到底想怎样?」

  唐龙蹲下身子伸手使劲拍打了几下陆明杰的脸,将他叫醒,扭头对着丁敏轻蔑的说道:「你们夫妻俩胆子很大吗?居然敢从老子这里赢钱。」

  悠悠转醒的陆明杰听到唐龙的声音,躺在地上恨恨吐了口血唾沫,说道:「唐龙,我们在你赌场输了那么多钱,难道就不许我们赢吗?」

  「嘿!老子开赌场,从来都是只赚不赔的,你在赌场赢钱,那就是和老子抢饭吃啊!」唐龙狰狞的说道。

  「妈的,还从来没有人敢赢老子赌场的钱,老子在外面出生入死,还不都是为了钱,没想到你们居然在老子的赌场赢了那么多钱。」唐龙想到自己差点死在日本,心中就来气,拳脚如雨点般落在陆明杰身上,大声地喝道:「说,是谁在暗中帮你们?」

  陆明杰心中有些轻蔑唐龙居然输不起,但是身上传来的疼痛还是让他大声哀求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求求你,别打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屁,就凭你这个窝囊废也能赢钱,肯定是有人暗中帮你的,说,这个人是谁?说了我就放过你们。」唐龙停下手脚的动作,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哀求的陆明杰说道。

  「没有人、没有人、没有人帮过我们。」陆明杰躺在地上有些抽搐的说道,此刻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撕裂般疼痛难忍。

  唐龙见陆明杰冥顽不灵的样子,一时也没有什么办法,扭头看到丁敏的样子淫心一起,伸手抓过她光溜溜的屁股,手指在丁敏湿漉漉的阴户上抠挖肆虐一番,口中淫笑的说道:「日他娘的,上次就想在你面前日你老婆了,可是她死活不同意,这次可逮到机会了。」

  「不……不……不要……不要……」丁敏挣扎着向前爬。

  「丁敏,你刚刚不是很享受吗?这会儿怎么了,是不敢当着你老公的面,让他知道你的这副身体是有多么的爱我吗?哈哈哈……」唐龙跳上床固定住丁敏的身体,双手大力掰开她的粉臀,微微露出红肿的阴唇,口中淫笑道。

  丁敏扭转粉颈哀戚的望了眼丈夫陆明杰,然后又泪眼哀求的看着唐龙虚弱地说道:「求求你,不要啊!」

  唐龙不理会丁敏的哀求,用硕大的龟头拨开丁敏红肿的阴唇慢慢插了进去,忽地一下他又停了下来,扭头对着地上躺着的陆明杰说道:「嘿!你睁大眼睛看着,这个肉洞我已经插了几百几千次了,它可是很喜欢我插的,但是你都没见过,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

  「呜呜呜……呜呜呜……」丁敏伏在床上痛哭流涕。

  正常的男人没有天生喜欢做乌龟的,也没有喜欢戴绿帽子的,陆明杰当然是正常男人,上一次被迫做了回绿帽乌龟男,但是眼不见心不烦,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的亲眼看着自己要做绿帽乌龟男,他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捶击了一下,看着妻子两瓣玫瑰般的阴唇牢牢贴住唐龙的阳具,进出间粉嫩的肉唇翻飞,胸中的怒火直冲天灵盖,原本血渍斑斓的脸上被愤怒的血液涨红,眼中充满血丝狠狠的盯着唐龙。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刚刚经历过两次高潮的丁敏身体特被敏感,被唐龙插入之后乖乖趴在床上发出有规律的呻吟,股间敞开的肉穴带着些许乳白色淫液吞吐着男人粗壮的阳具。

  「嗯……骚货,真是个欠肏的骚货。」唐龙将丁敏按到在床上,强力耸动着腰臀。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充满力道与节奏的撞击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丁敏声音颤颤的大声呻吟,红肿的肉穴在唐龙硕壮的阳具下扭曲变形,抽出时被翻出鲜红的肉壁,插入时被肏的淫水飞溅,潺潺淫水沿着雪白粉嫩的大腿直往下流,这一切都被陆明杰完全看到眼里,他眼角不觉的渗出泪水,妻子的呻吟好像针一样刺痛他的神经。

  「哈哈哈,陆明杰,你这个乌龟,看到没有,我在肏你老婆呢,噢……你老婆的屄真紧……噢……你平时很少用……很少用吧……噢……夹的真他妈紧啊…
  …夹的老子……老子都要射了啊……「唐龙在用话语来羞辱陆明杰的同时也满足他有些扭曲的欲望。

  唐龙侮辱的话让陆明杰感觉到无比的屈辱,他从喉咙中发出愤懑的嘶吼,眼睛看着唐龙硕壮的阳具快速在娇妻的肉穴中抽插,耳中听着娇妻满足中带着痛苦哭泣的呻吟,他的心在滴血,仿佛过了良久,随着唐龙软沓沓的大肉棒从蜜穴中滑出,丁敏的肉穴口也大张着,大量涌出汩汩粘稠的液体,那是唐龙阳精和丁敏阴精的混合液。

  唐龙喘了口气来到床下,来到陆明杰身旁蹲下,看着他一脸狰狞眼珠充血的样子原本打算讥讽上两句,忽地发现陆明杰居然没有了生气,他脸色难看的伸手试探了一下,这才心里确定陆明杰真的死了。

  「肏!」

  唐龙骂咧咧地站起身子,眼神凶狠的盯着丁敏,原本因高潮而瘫软躺在床上喘气的丁敏,看到唐龙的眼神,吓得她整个人挣扎着向床的另一边移去,汩汩涌着混合精液的肉穴在床上拖出一条白花花的水痕。

  「你又要干什么?」丁敏惊恐的颤声问道。

  「操他娘的,你知道是谁在暗中帮助你们吗?」唐龙恶狠狠对着丁敏问道。
  丁敏其实心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她拿了楚天佑给她的五百万之后,每次去唐龙的赌场都会赢钱,她有些猜测可能是楚天佑暗中帮助自己,可她从来没有在赌场中见过楚天佑,这让她对自己的猜测又产生了怀疑,此刻看着唐龙凶恶的样子,她惊恐地摇着头颤声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嘿、嘿,看来你们夫妻俩的嘴都挺硬啊!」唐龙胸中的邪火是蹭蹭地往上冒,他扯过床单三两下撕成布绳,将惊恐的丁敏劈头抓住头发拉到身前,将她的双臂翻转背后,左手和左脚、右手和右脚分别缠绕紧紧捆绑在一起,然后又将丁敏提起来让她仰躺在床上,露出湿漉漉敞开的肉穴。

  丁敏注意到唐龙眼中散发着野兽般的光芒,她惊惶失措的扯起喉咙大声呼喊起来:「救命啊、杀人啦!救命啊……唔……唔……」

  唐龙拾起丁敏被撕烂的T恤揉成一团塞进她嘴里,弯腰捡起地上陆明杰用来打自己的那根铝制球棒,在丁敏恐惧的眼神中将球棒的大头抵在她红肿湿漉的阴唇上摩挲。

  「唔……唔……唔……」丁敏的嘴被塞,当球棒的金属触感碰到她的阴唇时,心底一阵惊惧,挣扎着身体发出带着恐惧意味的鼻音。

  唐龙将球棒抵触在丁敏的阴唇上前后摩挲,肉穴内淌出乳白色的精水混合物将铝制的球棒大头涂成闪闪发光的淫具,唐龙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说道:「好了,想到了是谁在帮你就点点头,不然的话我怕这根棒子会插穿你的肚子。」
  说完唐龙伸手在丁敏玫瑰艳丽的肉穴处挖了挖,大拇指托起阴蒂狠劲的揉搓一番,当他感觉到丁敏因恐惧而渐渐干涸的肉穴再次流出淫水,他固定住丁敏不断扭动的腰臀,趁着丁敏的肉穴又湿又滑,握住一旁的球棒顺着湿滑淫水塞了进去,一公分、两公分……

  「唔……唔……唔……」即使刚刚塞入,粗壮冰冷的棒球还是让丁敏感觉疼痛,她拼命的摇着头,发出凄惨的鼻音,雪白的脖颈上血管一根根鼓胀出来。
  「嘿,臭婊子,想到了没有,到底是谁在暗中帮你?」唐龙巩固住丁敏疯狂扭动的身体,继续将棒球往丁敏肉穴里深处塞,粗壮的棒球将丁敏的阴道大大撑开,红肿的大阴唇被拉成薄薄的一片,紧紧贴在金属质地的棒球上,随着唐龙缓缓用力的塞入,丁敏原本结实平坦的小腹微微鼓出一块,而丁敏此刻摇晃着头,眼中晶莹的泪珠不断涌出来,浑身的肌肉紧绷挣扎。

  「嘿!嘿!嘿!想到了没有?」唐龙脸色狰狞的看着丁敏,球棒硬生生的又往里塞了几分。

  「唔……」丁敏吃力的扬起头颅点了点。

  唐龙看到后一把扯掉丁敏口中的T恤,问道:「是谁?」

  「楚天佑!」说完丁敏白眼上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突然,一声巨大的破门声响起,房门被狠狠的撞开来,几条人影紧接着窜了进来,唐嫣手持着枪冲进卧室,枪口对准将要跳窗逃脱的唐龙大声喝道:「不许动,在动就开枪了。」

  随后又陆续进来三四个警察,其中一人看到床上丁敏的凄惨的模样,凑身将插在丁敏阴道的球棒拔出来,拾起破烂的被单将丁敏瑟瑟发抖的娇躯包裹起来。
  「小王,过去将他拷起来。」唐嫣用枪指着唐龙,紧紧盯着他,出声对一旁的一个刑警说道。

  卧室狭小的空间里被三四把枪指着,唐龙也没有做任何反抗,而且主动伸出手让那个叫小王的刑警给自己戴上手铐,在两个刑警的推搡下出了卧室。

  ……

  华南市第四医院。

  在医院五楼的一家病房门前,站着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此刻这两人小声的议论着:「喂,你知道这间病房的女人发生了什么吗?」

  「不知道啊!怎么了?」

  「好家伙,我是跟唐队一起去的,当时的情景真的是惨绝人寰啊!」

  「哦!什么情况?快说说。」

  「恩,也不知道里面这女的怎么得罪唐龙那种人,好家伙,唐龙那家伙也真够狠的啊!这么漂亮的女人,疼惜还来不及呢,他居然将那么粗的棒球棍,直接插进这女人的下体,嘶、嘶、嘶,想想都疼。」

  「这、这、这也太那个啥了吧!那这女人挺惨的,我听说他老公也被打死了。」
  「是啊!也不知他们夫妻怎么会得罪唐龙这号人物,听说唐龙这个人的背景好像挺复杂的。」

  「复杂,在复杂有什么用,这一次是唐队亲自带队抓的人,而且是人赃并获,唐龙他这次是栽定了。」

  「嗯,你说的也是啊!唐队你别看她外表柔柔弱弱的,但做起事来那是雷厉风行,而且为人嫉恶如仇,在加上她的背景,唐龙这次却是够倒霉的了。」
  「倒霉什么?他那种人渣,所犯的事早都够枪毙好几回了,咦,你说唐队有背景,有什背景啊?我怎么没听人说过呢?」

  「嘘,小声点,那个你才来多久,我几年前就跟着唐队了,好了,不说了,我们还是安安静静的守门吧!」

  「话不要说一半啊,说说吧、说说吧!」

  「好了、好了,还是安静的守门吧,说什么说。」

  「……」

  病房门口处两个执勤的警察小声的议论着,病房内丁敏默默流着眼泪躺在病床上,她被送到医院后经过一番治疗,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大碍,然而不知道在何时,昏暗的病房内居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咳、咳、咳!」

  寂静的病房内咳嗽声是那么的明显,丁敏泪眼迷蒙的朝着咳嗽声的来源看了过去,熟悉的身影让她眼中闪现出欣喜之色,她突然又想起门口有警察看护,于是轻声问道:「是你,你怎么进来的?」

  看着病床上梨花带雨的丽人,让人怜惜的模样,身影的内心闪过一丝柔软,他走到床前拍了怕丽人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放心吧,你今后不会在有任何痛苦了。」

  丁敏起身趴伏在身影的小腹处哽咽这哭泣,她却没有注意到身影昏暗中那明亮深邃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

  华南市,公安局,验尸房。

  陆明杰的尸体直挺挺地躺在冰冷的铁架床上,赤裸的身体上满是伤痕惨不忍睹,尸体旁边站着陈刚和唐嫣。

  「表皮有多处瘀伤,原因是殴打造成的,脸色发青,口中有瘀血,看来是内服受到创伤……」陈刚边检查边说道。

  「停,不用说了!陈老可看出致死的原因没?」唐嫣在一旁问道。

  「现在还看不出来,具体等我解剖了之后才能查出来。」陈刚摆弄着手中的手术刀说道。

  「那好吧!有消息尽快通知我。」唐嫣转身出了验尸房。

  ……

  公安局刑侦大队。

  一间十几平米的封闭式房间,出口是一个两米高的小门,房间内没有窗户,四周装了好几个摄像头,唐龙就被关押在这个房间。

  唐龙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进这种专业的审讯室,因为他觉得,干他们这一行的,有个埋的地方就不错了,一般往往都会抛尸荒野,他四周打量着,在一面墙壁上有着一块长方形的窗口,看上去和墙壁没有什么区别的样子,但他多少能猜到,这应该就是单面玻璃,从里面看不到外面,但是从外面却可以看到里面。
  片刻之后,房门打开,进来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唐龙只对那个女警察有印象,因为就是她用枪指着自己,带队抓了自己的,看起来大小是个当官的。

  「唐龙,你很悠闲啊!当这里是你家吗?」那个男警察狠狠拍了下桌子,态度很不友好的说道。

  唐龙连看都没看男警察一眼,而是仔细打量着唐嫣,具体看不出她的年龄,一头黑发随意的挽了个发髻,脸上挂着严肃的表情,傲人的身材没有被威严的警服所遮掩,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而且这个女人的样貌真的是非常漂亮,特别是那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看上去异常妩媚,总给人一种含情脉脉的错觉,将她身穿警服所带来的威严一扫而空。

  唐嫣看着无所谓的唐龙,脸上看不出什么,只是淡淡的说道:「你杀了人,唐龙。」

  唐龙一怔,心里暗道这个女警说话也太直白了点,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眨了眨眼睛对着唐嫣说道:「是吗?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唐嫣合上手中的文件夹,起身看着唐龙笑了笑,转身出了审讯室,男警察看到唐龙嚣张的样子,狠狠瞪了他一眼,连忙起身跟在自己大队长的身后也出了审讯室。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